成都画院官方网站(成都市美术馆)

梁时民:当代中国文化语境下的成功范本

2012-10-12 11:24:30 0人评论 1746次浏览 分类:评论研究

 

负薪构堂  大道充盈
梁时民:当代中国文化语境下的成功范本
 
“当今时代匮乏大师”之声比比皆是,诚然,20世纪是一个群星闪耀,大师云集的百年,徐悲鸿、吴昌硕、齐白石、黄宾虹、潘天寿、张大千、高剑父、石鲁等巨擎独领风骚,为中国绘画史书写了浓墨重彩的一笔。然而,先贤已去,高峰已在,今之画者如何负薪构堂,含弘光大,继往开来,在文化嬗递的世纪大潮中书写新的一页?这是当代画家值得深思的历史使命。
著名花鸟画家梁时民就是一位在当代画坛立此志,践此行的劲旅中坚。他发展了齐白石工兼写花鸟画的独特样式,完善了白石老人刚刚开启却又未能穷尽的道路,创造了崭新的审美图式,在巨匠之上树立起新的标杆。他的作品满溢着天地正气和生机活力,象征着当代中国艺术界主流的时代审美和精神气质,具有典范性和代表性。因此,梁时民先生的作品三次登上神舟六号、七号、八号飞船遨游太空,也获得了“太空画家”的美称。在十一届全国美展中,他的花鸟画《暖冬》是四川美术界唯一获得获奖提名的中国画,在中国美协主办的上海世博会中国美术作品展中又以讴歌中华民族众志成城、万众一心的精神轰动世博……
《暖冬》
——中华民族时代精神的写照
传统绘画人物重在“传神”;山水重在“意境”;花鸟重在“趣味”。20世纪,前贤们除在笔墨上进行创新外,更重要的是为人物、山水画赋予了崭新的时代精神和审美气质。人物画因直接与社会、历史、时代接轨,融记录性和表现性于一体,更倾向现实主义。但要在花鸟画中关注当下,关注社会,则绝非易事。可是梁时民的花鸟画却更具现实主义色彩。
《暖冬》是梁时民为纪念5·12大地震一周年而作,他坦言:“作为一名四川艺术家,应该创作一幅作品来歌颂伟大的抗震救灾和灾后重建。选择大雁是因为这是一种集体意识非常强烈的动物,当迁徙季节来临,天空中就会出现成群结队、翱翔天际的大雁,没有一只大雁会离开队伍独自远行,因为它们知道没有群体的力量,个人是无法飞抵南方的。旅途中它们忍饥耐劳,展翅高飞,再大的风雪都能扛过。这正代表着中华民族万众一心、艰苦奋斗、勇往直前的时代精神。”
《暖冬》1.9、宽1.8,画面描绘了天寒地冻的沼泽滩上,依偎着25只小憩的大雁,天地一色间是干枯的黄草和肆卷的风雪,开阔而苍茫。依偎的黑色大雁相互取暖,清亮的眼眸中,透露出的却是坚毅和信念。黑、白、黄的色调雅致沉郁,整齐又错落排布的大雁使画面更具形式感,庄重而肃穆。这种方式有一种仪式感,大雁像纪念碑一样象征着特定历史时期中国人民的精神气质。
山水气质
——花鸟画技法、空间、境界的再拓展
与人物一样,山水画的时代审美也早已突破气象萧疏、简远淡泊的文人模式,走向气势磅礴、雄阔宏伟的境界,以高亢激情讴歌祖国的大好河山和造化钟神。花鸟画虽有金石画派雄强厚重的郁勃之气,如吴昌硕“墨池点破秋冥冥,苦铁画气不画形”的豪气、浩气,但在空间和意境上仍停留在传统文人水墨的范畴。后有来者进行了空间拓展,但要在花鸟画中表现苍茫、开阔、沉郁的山水气质者可谓凤毛翎角。而梁时民的花鸟画天然有一种山水气。他在花鸟之外,又专门攻读山水画硕士,潜心专研。在祖国大好河山中找到了一种符合时代气息,更加强健、博大的美,一种充盈着天地正气与生机活力的美!
老庄哲学认为“天地有大美而不言”,宗炳云“山水以形媚道,而仁者乐”。梁时民虽作花鸟,却有天地之“大道”。他将鸣虫禽鸟作为天地之灵物置于山水间,与山林溪谷融为一体,如《秋酣图》、《秋韵》、《包谷林》、《金碧满堂》。其花鸟多取全景构图,对山水置阵布势、空间开合等多有吸收,画面更加开阔苍茫,意境深远。他突破性地将山水中的“皴”、“擦”运用到花鸟之中。观其画,你会惊叹于多变的笔墨层次和厚重、斑驳的质感,这种特殊效果是其多次泼墨、泼彩,多次“皴”、“擦”所最终形成的,可谓“元气淋漓嶂犹湿”。
白石遗韵
——巨匠之上树立起新的标杆
“黄荃富贵,徐熙野逸”将中国花鸟画发展成工笔与写意此消彼长的两大派系。大师齐白石却将二者有机组合,创造出大写意花卉和工致草虫完美融合的全新图式。巨匠在前,但梁时民却在白石老人外寻找到了其他开拓与发展的空间。美术报主编王平先生就指出:“梁时民在工兼写花鸟画的杰出成就无疑是齐白石之后不可或缺的代表人物之一。”诚然,在传统笔墨上,梁先生或许很难超越齐白石,但他却在题材、构成、色墨效果及意境古雅深广等方面完善了白石老人刚刚开启却又未能穷尽的道路,在巨匠之上树立起新的标杆。
题材上他将齐白石的草虫扩展到飞鸟鸣禽;构成上摒弃传统折枝式的大留白,而以全景式满构图见长,又吸取西方绘画的视觉构成,使画面更具视觉冲击力。色墨效果是梁时民先生作品中的一大特色:他的笔墨宗徐渭、吴昌硕、齐白石,墨色饱满,酣畅淋漓,并富有超常的线条张力。他下笔神速、大刀阔斧,转瞬间已成脉络。色彩上以冷色调为主,有时巧妙加入朱红等暖色调,给人蓬勃生机之感。同时受到西方印象派影响,画面物象隐于背景色彩之中,若隐若现、若即若离。在此基础上,他又擅用水墨统一画面,墨气氤氲。此时笔法、墨法、色法、水法幻化一气,已无界限,这种大气魄大混沌与石涛所谓“黑团团里墨团团,黑墨团中天地宽”的境界有异曲同工之妙。
子昂云:“作画贵有古意。”齐白石的工虫虽在精细中求生机,严谨处富变化,但仍有其历史局限性,“真实”过余而“古意”不足。对于工笔鸟虫,“取法乎上”,梁时民并未师法白石老人,而将眼光远放宋人,力追“古意”,脱离了明清以来尤其是时人的单薄媚俗之风。他将生灵放置在大美自然当中,毫端素宣赋予禽鸟鸣虫历史的厚度与高古的品格,幻化在他那古雅苍茫的画境之中……
文心画意
——当代中国文化语境下的成功范本
陈师曾曾赠诗齐白石:“画吾自画自合古,何必低首求同群。”1984年,梁时民以优异成绩从四川美院中国画系毕业,一身扎实的造型能力和科班的笔墨技巧使他在盛行的西方现代艺术和五花八门的水墨实验面前,始终保持着清醒的思想和独特的气质。四川美协前主席钱来忠先生曾评价到:“他是一位高扬东方艺术精神而又不拒绝艺术变革的豁达人物,是水墨艺术重要劲旅的中坚,是当代中国最有技术功底而又最有造型表达力的画家之一。”梁时民先生身为中国美协理事、四川美协常务副主席兼秘书长、四川省美术馆馆长,对四川美术事业发展劳心劳力,鞠躬尽瘁。面对繁重公务,他却总是放不下手中的画笔,为挤时间创作,他一般早上四五点起床,用生命滋润着艺术。如今,已取得卓然成就的梁时民先生又在武汉大学攻读人文学方面博士学位,这样的文化结构是当代中国画坛极为少见的。深厚综合的人文修养赋予他文心画意:“风摇青玉枝,依依似君子”,竹之风骨劲节;满塘素红碧,风起玉珠落”,荷之清妍绝韵;“满树合娇烂漫红,万枝丹彩灼春融”,春之姹紫嫣红;“晴空一鹤排云上,便引诗情到碧霄”秋之天高气爽……皆随腕下题跋,娓娓道来……
现在,梁时民先生正值艺术创作高峰期,与他风雅才情截然不同的是他在高技术难度和深度思想性巨幅创作上的耐力与韧性,这是留给时代美术史的一种拼搏,是当今艺术家肩负的历史使命。在“时代呼唤大师”之声此起彼伏的今天,在外来文化侵蚀和艺术实验盛行的今天,真正能够静水深流,闻喧享静,脚踏实地沿着先贤启辟的道路发展创新,也许才是我们超越前人,书写这个时代美术史的正确之路。梁时民先生以独立的思想,对前辈大师进行继承开拓,对西方艺术融合幻化,以及自身综合文化修养的提升是当代中国文化语境下的成功范本,无疑对中国画坛进一步发展壮大具有典型性和启示性作用!
 
壬辰初秋于成都画院
 
顶一下
(5)
71.4%
踩一下
(2)
28.6%

扫一扫关注
成都画院微信公众号
获得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