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画院官方网站(成都市美术馆)

中国画款识品析

2011-12-16 15:33:16 0人评论 4067次浏览 分类:馆院动态

中国画款识品析
                               ——刘德杨

 

米芾•珊瑚一枝图

 

    画家不仅仅是艺人,更重要的是文人。作品是衣服,书法是气质,印章是眼睛。制作假画,衣服可以假,气质和眼睛假不了。实质上是中国画的文化属性、文化内涵假不了,除非造假者有相当的文化修养。

    中国绘画与文字的结合, 源远流长。因为这种密不可分的结合,决定了中国画的文学性和哲学思辨。作者的文学学养和哲学思辨,就通过其画作图式和画作款识表现出来。这种性质,也决定了中国画“形而上”的本质定义。如果以色、空关系来看,西方绘画是色,是形而下,中国画是空,是形而上。由此,也可以看出中国画款识在画面上的重要性。

    诗、书、画、印的组合配置是中国画最大特色。也由此决定了中国画的文学性。

    中国画开始题款的年代, 前人认识不一:
    一是唐代说。清人钱叔美《松壶画忆》中说: “画之款识, 唐人只小字藏树根石罅, 大约书不工者, 多落纸背, 至宋始有年月纪之, 然犹细楷一线, 无书两行者。唯东坡皆大行楷, 或有跋证三五行。”

    二是宋代说。清人方薰《少静居画论》中说: “款题图画, 始至苏米, 至元明而遂多。”

    三是元代说。明人沈灏《画麈》中说: “元以前, 多不用款, 款式隐于石隙,恐书不精, 有伤画局。后来书绘并工, 附丽成规。”

    其实早在汉代, 绘画就已经有了题识。《汉书•苏武传》载: “汉宣帝甘露三年, 单于始入朝, 上思肱股之美, 乃图其人于麒麟阁, 法其形貌, 署其官爵姓名。”从遗留下来的绘画实物中, 也能看到很多汉画题榜。甘肃成县境内的天井山东汉摩崖刻石,为汉隶真迹三大遗存之一。此摩崖刻石最上部有四字篆额“惠安西表”。额左下方为刻文, 字体宽博遒古, 疏散俊逸。额右下方为刻画, 即前人所谓《五瑞图》,此乃汉代石刻画中的珍品, 有重要的艺术价值。而《五瑞图》中, 不仅出现了人物, 而且有动物和植物的形象, 且占画面的主要地位。对“黄龙”、“嘉禾”等动、植物的题榜, 表明了汉代绘画题识不仅出现于人物画中。这些文字, 无论是从其功能还是从其形式上说, 都已具备了题款的性质。

    说到中国画款识品析,首先要知道“款”的意义。

    中国画的题款一般来说包含“题”与“款”两方面的内容:在画面上题诗作文叫“题”; 在画面上记写年月、签署姓名别号和钤盖印章等称为“款”。

    题款如此,款识又是啥子意思呢?款,《說文》解析是“意有所欲也”。还有一种说法是,款识,是古代钟鼎彝器上铸刻的文字。《辍耕录•古铜器》:“所谓款识,乃分二义:款,谓阴字,是凹入者,刻画成之;识,谓阳字,是挺出者。”另有二说:(1)款在外,识在内。(2)花纹为款,篆刻为识。实际上我个人认为,款识的根本意义还是《說文》解析的“意有所欲也”准确。也就是在“款”的基础上,加上作者自己的“意有所欲”,这个“意有所欲也”,就是作者的艺术体验、艺术主张以及一些个人诉求,这就是“识”,合起来说就是“款识”。

 

    清代龚自珍有句诗:“一花一石有款识,袖中拓本春烟昏”。在书画上的题名叫做落款。如:上款、下款。款,又称落款,就是在书写本文外所写作者姓名、年月、轩号等。

    款,可分单款与双款(上图)两类:

    一、单款,亦称下款,是作者自题款。

    短款:即简单签上姓名或年月,最多不过十字。
    长款:即在落款中除年月姓名外另加入许多文字,一求变化,二求作品均衡,三可补空位,四可写出作者感情。

 [NextPage]

    二、双款就是单款之外再加上这幅作品之受者名号称谓,官衔,敬词等文字。




 

    中国画耐读耐看,意味隽永,不仅仅是中国画水墨浸染变幻无穷,画面物态抽象朦胧,意趣生动,而且是在画面的款识上,观画者可以由此引发若干思考和联想。画上题诗,是我国传统绘画的一大特色,多为抒发作者的情感或艺术见解或咏叹画中之意境,起着画龙点睛的作用。画不能表现的一些想法、观点,通过诗、文得以表述,画面和文气珠联璧合,相得益彰。款识实质上就是作者抒发艺术感悟、记叙人生体验、宣扬艺术主张的一种文字方式。其结果又给品味和观赏书画作品的读者带来画面以外的若干文学感悟和联想。这是中国书画的最大特色,也是中国书画感人甚深的原因所在!
    比如齐白石画一幅蝌蚪图,画作款识为“鲤鱼争变化”。表面上看,画上只有十只蝌蚪,并没有鲤鱼,为啥白石先生题款为“鲤鱼争变化”呢?细细体味,蝌蚪长大后是青蛙,青蛙和蝌蚪从外形上完全无关,这种变化很大。白石老人由此又想到一句俗话“鲤鱼跳龙门”。这句话的意思是鲤鱼只要跳过一种高度就可以化身为龙。这一跳,如果成功,应该是一种质的变化。可是,蝌蚪一定会变成青蛙,鲤鱼那一跳,却只能是期盼和幻想。所以,看到蝌蚪到青蛙的变化,鲤鱼可以说是羡慕、嫉妒、恨,白石先生细细体味生活并拟人化的、童心似的想到了“鲤鱼争变化”这一绝妙款识!


    齐老另外一幅画,群虾图从小溪里争先恐后地游向宽阔的水域,画面题款是“泥水风凉又立秋,黄沙晒日正堪愁。草虫也解前头阔,趁此山溪有细流。”这段题款,抒发了白石先生的豪气,万事万物都必须向着有利于自身生存的环境努力和奋争。草虫尚且如此,何况人呢?这也是我们平常所说的,道路是曲折的,前途是光明的。在不违背自然规律以及社会公众约定的行为规则前期下,许多事情只要奋力争取,就会成功。

 

[NextPage]   

    还是白石先生的虾,题款是“蒲能做剑人皆杀,虾可为龙海亦昏”。这两句话完全又是另外一种意思了。我平时题款喜欢用的一些话,可以为此注解:
    一个是“莽莽星空下,万物皆有其生存空间,好自为之,乐在其中,不必叹息。”
    再一个是““云在青天水在瓶”是佛家语。万事万物各有其存在的道理和空间。但每个人要认准自己的生存空间、把握自己的行为准则却实属不易……”
    想想也真是的,龙大虾小,龙少虾多,如果虾都妄想成龙,大海哪里容得下?那真是要四海翻腾云水怒了,混乱不已。其结果很可笑。
    白石先生还在一幅画上大段题款,“我住在朋友家,门前碧水一泓,其中鱼虾甚多。我偶然取出钓竿来,钓竿上戏缀棉花球一团,愿意在钓鱼。钓得与否,非所计也。不料鱼乖不上钩,只有一个愚而贪食的虾,把棉花球当作米饭,被我钓了上来。因口腹而上钩,已属可哀,上钩而误认不可食之物为可食,则可哀孰甚。”
    齐白石的《他日相呼》,画了两只小鸡争抢一条蚯蚓,概括精当,神态生动,水墨浸润,质感逼真,稚气可爱。但此画的成就不在惟妙惟肖、生动有趣,而在于把观察的感悟上升为一种生活体验和哲学把握。他将此画概括为四个字:“他日相呼”。

    《蛙声十里出山泉》是齐白石老人的一幅重要作品。仅这幅画的创作就非同一般。它是一个文学家和一个书画家在艺术领域对高层次艺术理论的共同探讨。一次,老舍先生到齐白石先生家做客,他从案头拿起一本书,随手翻到清代诗人查慎行一首诗,有意从诗中选取一句‘蛙声十里出山泉’,想请齐白石先生用画去表现听觉器官感受到的东西。这确实有一定的难度。它涉及到艺术上一个深层话题,亦是一个难题。齐白石了解后,据说经过几天的认真思考。可见白石老人已经领悟这不是一般的课题,而是让他去触及艺术领域中的更深层课题,这是一个严峻的考验。而对这样的考验,白石老人凭借自己几十年的艺术修养,以及对艺术的真知灼见,经过深思熟虑,终于完成了任务,把‘蛙声’这一可闻而不可视的特定现象,通过酣畅的笔墨表现出来。当老舍先生打开齐白石的画看完之后,高兴得拍案叫绝。只见老人用简略的笔墨在一远山的映衬下,从山涧的乱石中泻出一道急流,六只蝌蚪在急流中摇曳着小尾巴顺流而下,它们不知道已离开了青蛙妈妈,还活泼地戏水玩耍。虽然画面上不见一只青蛙,都使人隐隐如闻远处的蛙声正和着奔腾的泉水声,演奏出一首悦耳的乐章,连成蛙声一片的效果。白石老人以诗人的素养、画家的天才、文人的气质创造了如此优美的意境,把诗情画意融为一体,准确地表现了诗中的内涵,达到了中国画‘诗中有画、画中有诗’的高境界。”
    欣赏艺术作品(包括文学作品,特别是诗歌),都离不开鉴赏者的生活经验,人们依据作品所寄托的意象,也就是画面的形象,唤起生活积累,展开联想和想像,从中就会感受到一种艺术美,将画面还原成生活现实。具体来说,由画面上那几只蝌蚪,我们想到,蝌蚪是青蛙的卵变成的,自然就想起青蛙;青蛙在交配前,都有一段谈情说爱的日子,他们不停鸣叫,这就是“听取蛙声一片”。所以说,没有青蛙就没有蝌蚪,换句话说,有蝌蚪必定有青蛙。

 [NextPage]

 

    赵之谦《墨梅朱竹图》,款识是“打破圈圈,就是这个。”
    清代扬州画派李鳝画的《鸡冠花》,从其画面看,并无独特之处,可他却在画中题诗:“笑君博带峨冠立,俯首秋风不肯啼。”借助诗的想象,给画面注入了活力,不仅使鸡冠花人格化了,还隐喻了画家孤芳自赏的心境,达到了情景交融的艺术境界。
    画家唐云的一幅画作题款更是让人叫绝,是说社会上书画买卖现象的,原文是“……着色者易卖,山水中有人物者易卖,花卉中有翎毛者易卖,工细而繁杂者易卖,霸悍粗旷吓人惊俗者易卖,章法奇特而狂态可掬者易卖”。观照目前书画市场买家卖家的种种众生相,不得不对唐公服气!
    清代李方膺是画兰大家,他的《破盆兰花》画,独具情趣,画面上的花盆既破且坏,就在这破盆中,竟长出春兰数枝。画家在画中题诗云:“买块兰花要整根,神完气足长儿孙。莫嫌此日银芽少,只待来年发满()”。从诗意来看,最后一句显然漏了一个“盆”字。画家虽没写出,却收到了诗中缺字点题的艺术效果。仔细赏画品诗,顿有余音绕梁之妙,情趣盎然。
    近代艺术大师吴昌硕一生爱梅,常常题写“梅花寿者相”。张大千题梅花更是上升到国魂之上,“识得梅花是国魂”。两位大师都把梅花拟人化,赋予其人格魅力!
    中国画款识还有一个特殊魅力,就是民俗文化的“讨口彩”。这种文化的根本在于汉字的形声、会意、指事等特质。这是拼音文字所无法比拟的。他给欣赏者带来若干愉悦、联想甚至惊喜。

    荷花:和声无语、至爱无言。和为贵、家和万事兴、和气致祥、和气生财。和合二仙……
    葫芦:福禄双全
    蝙蝠:引福入室
    …………

 [NextPage]

    题画之字多,文气亦通顺,其画更佳。或曰,画佳不题。(多字,其画不能变丑)

    自古以來,人們將梅與松、竹合稱為歲寒三友,以喻其堅貞;或將梅與蘭、竹、菊並列“四君子”,以梅之冷而艷,蘭之靜而芳,竹之虛而直,菊之傲而淡,象君子之潔、幽、清、逸四品。以题梅诗而言,就有不少妙句。清代李方膺题《梅花》诗曰:“写梅未必合时宜,莫怪花前落墨迟。触目横斜千万朵,赏心只有两三枝。”王冕“冰雪林中著此身,不同桃李混芳尘。忽然一夜清香发,散作乾坤万里春。”卢梅坡 “梅雪争春未肯降,骚人搁笔费评章。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
    宋人杨万里“一树梅花开一朵,恼人偏在最高枝。”更是融入了自身的人生体验和感慨。
    槑,是“梅”的异体字,也是象形字。根据这一点,我题《观梅图》“她呆我呆,双呆成槑”……这也有庄子梦蝶之意……

    画朱竹,据说始于苏东坡。我用民俗讨口彩之意题款为“红云当头”,暗喻“鸿运”二字。同时,为加强画面红云效果,直接用朱砂书写款识,画面就浑然一体了……

    花鸟画题画诗趣中见理,一幅好画,自有情趣,若有优秀题画诗相伴,情趣倍增。

 [NextPage]

    就题竹诗而言,亦是名诗绵绵。当然,这方面咏颂竹之高风亮节者居多。清代郑燮题《竹》诗曰:“秋风昨夜渡潇湘,触石穿林惯作狂。唯有竹枝浑不怕,挺然相斗一千场。”当然,最著名的还是那首“衙斋卧听萧萧竹,疑是民间疾苦声。些小吾曹州县吏,一枝一叶总关情。”“关情”二字是画眼。 

    明清之际,称画中只署姓名和年月的为“穷款”,意谓没有文墨的缘份,所以有些画家,为避“穷款”之嫌,自己不会诗,就选前人的诗来题画。
    白石老人的款识非常口语化,诙谐成趣。《题布袋僧像》:“此老此老,人誉好也,人骂也好,哪管你开口哭倒,亦有无因寻扰,这个小小袋儿,未必能容得许多烦恼”。齐老的诗,真正是质朴自然,就像他的绘画,简单几笔,却又灵动传神,连一个布袋和尚,齐老还发了那么多的诗兴感慨。因为是草稿,诗稿上有一些明显的修改,可看出齐老对诗歌韵律的追求,对质朴直白的语言风格的喜好,他推敲句子,如将《题布袋僧像》中“……一个袋儿怎能容纳得了”改成“这个小小袋儿未必能容得许多烦恼”,在题诗中更加贴切。齐白石在谈到自己的艺术成就时,说过一句令人惊讶和引起争论的话:“我的诗第一,印第二,字第三,画第四。”
    其实,白石此说也非完全虚伪矫情或作秀卖乖。他曾真诚地表示对徐渭、八大山人和吴昌硕的佩服,作诗说:“我欲九原为走狗,三家门下转轮来”。
    借佛祖诞生之传说,“莲花朵朵托观音”

    借李清照词句,“乍暖还寒时,最难将息”

 

    元人黄公望之“画,不过意思而已”,明徐渭之“舍形而悦影”,昌硕先生之“苦铁画气不画形”,皆直指中国画之精要。会此意者可得不二法门。

    大富贵:富而低调则贵,贵而不矫则大。此乃大富贵之本意。

顶一下
(1)
50.0%
踩一下
(1)
50.0%

扫一扫关注
成都画院微信公众号
获得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