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画院官方网站(成都市美术馆)

常玉与徐悲鸿之妻蒋碧薇的“步步惊情”

2014/4/30 14:52:00 0人评论 3909次浏览 分类:国内

常玉(左上)、徐悲鸿(左下)、蒋碧薇(右)

虽然徐悲鸿、林风眠、常玉同为20世纪初第一代旅法中国画家,但生前却未享有同等的盛名,在拍卖市场,常玉的画作在过去几年中,也并未如徐悲鸿和林风眠作品那般受宠。然而,近几年常玉和徐悲鸿的画作可谓并插云际、各领风骚,一度交替刷新中国油画拍卖纪录,在当今华人画界,无人可以否认他们两人是经典油画的双子星座、世界级艺术大师。但更鲜为人知的是,常玉、徐悲鸿、蒋碧薇在海外留学时,坊间却流传着他们的绯闻。

曾一起搭伙做饭 常玉却是最“悠闲”之人

1919年,常玉以留法勤工俭学的方式前往巴黎,据徐悲鸿前妻蒋碧薇女士在回忆录中所描述,1921年,常玉以文人风格的《彩墨牡丹》赠徐悲鸿,关系逐渐熟络。由于一战后物价飞涨,巴黎生活费用过高,徐悲鸿夫妇移居德国柏林,没过多久,常玉与好友孙佩苍来到柏林,常玉也在柏林一富孀处租屋,并与孙佩苍、谢寿康、徐悲鸿合伙组织小型伙食团。

“做饭烧菜由谢先生跟我四个人负责,徐先生洗碗打杂,只有常玉袖手旁观,什么事也不做,每天十一点多钟才来,谈谈笑笑等吃饭,吃饱饭拍拍肚皮就走,有时会弹奏几曲曼陀琳,这伙食团没有维持多久也就解散了……”,蒋碧薇回忆录中描述。

常玉依靠四川南充家中的兄长常俊民经商有成,多年来一直过着衣食无忧,游心于艺的生活。在国外求学期间,常玉不像徐悲鸿、林凤眠那样积极地到美术学院去进修,而是进入私人画室随性而画,或是在咖啡馆里读红楼梦,拉小提琴。

他们之间的绯闻闹剧

虽然徐悲鸿生前已经誉满天下,而常玉生前则寂寂无名孤老终生。但鲜为人知的是,在海内外却流传着,“当年在法国留学时,他们不仅是‘同学’,还是情敌。”在巴黎侨界,当年盛传的说法是常玉非常倾慕徐悲鸿的妻子蒋碧薇,他们之间的偶尔交往,也会使徐悲鸿经常因为生活小事起疑、不悦,以致心存芥蒂。据说当时有熟悉两人的人曾半开玩笑地说,徐先生是“小心眼儿”,而常玉则是他的“情敌”。这似乎也为后来徐悲鸿和蒋碧薇的分手埋下了一颗危险的炸弹。

徐悲鸿与蒋碧薇,约1923年。(来源于艺术家出版社)

在台湾出版的书籍中,关于常玉的生平年表,有这样一段叙述:“1924年,与徐悲鸿夫妇来往密切,并为蒋碧微拍下许多耐人寻味的浪漫照片。”

通过查阅资料,我们发现,当年留法的中国艺术人才在巴黎这个艺术之都,大都被那里浪漫与自由的情调所感染。蒋碧薇女士更是其中的佼佼者,甚至在她的回忆录《我与悲鸿》中,也有不少篇幅言及那些艺术家们当年的风流岁月,而对于台湾文献中所记载的“耐人寻味的浪漫”,似乎也能在她的回忆录中找到注脚。

众所周知,徐悲鸿与蒋碧薇,本属一对神仙眷侣,他们的结合,有对自由婚姻的追求,有对封建家庭的反叛,有对艺术生命的渴望,有对率真个性的彰显。然而也正因为与艺术气质天然共生的人性风流,让蒋碧薇这样的大家闺秀在花都巴黎如鱼得水,她与张道藩的故事,就是一个最好的证明。她在与悲鸿的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就已经作为张的红颜知己,然而直至终老,也未修成正果。她与常玉也有超乎寻常的关系吗?

我们还是来看看蒋碧薇回忆录《我与悲鸿》中的有关章节:

1933年5月,徐悲鸿偕蒋碧薇赴欧洲举办中国画巡展,展览举办得非常成功,之后接连又收到欧洲各国盛情邀请的时候,夫妇二人都觉得应该宴请一些当地的名流及外国朋友了,那么在哪里举办宴会呢? 

当时的常玉,在巴黎有较大的画室,老友相见,尽些地主之谊想必也是理所当然,于是他们想到了常玉,在某天晚上,他们和常玉一起商定:明天上午9时蒋碧薇到常玉的画室操办,徐悲鸿则是在12时到常玉画室共进午餐,而那顿精心准备的隆重宴请将在晚上举行。当夜,蒋把第二天的费用提前支付给了常玉。

第二天早上,蒋碧薇如约到达常玉画室时,看到常玉已经开始了晚宴的前期工作,包括“鸡已经炖上了”。在二人忙乎一阵子后,大约是10时许,又发现还有诸多原料尚未备齐,于是二人一起又去采购,近中午12时二人回家,却不见徐悲鸿来吃饭。中午丈夫没来吃饭,蒋碧薇并没有觉得太意外--估计是他有事耽搁了吧。

而下午贵客将至时,仍不见丈夫踪影,她赶回住地对着房门狂敲猛打,半天没有动静。房门的钥匙只有一把,放在徐悲鸿身上,而房东也没有备用钥匙,她只能认为丈夫尚未回来。当天晚上,她硬着头皮,代徐悲鸿在常玉处宴请了客人。宴请宾客却少了最重要的主人,一顿饭吃得是宾主味如嚼蜡。

当夜,蒋碧薇借住在同样是当晚客人的黄女士(作家张爱玲之母)处,因担心丈夫是不是出了车祸而通宵未眠。次日一大早,她又回去叫门,仍然没人来开。无奈之中她只好上街请来锁匠帮忙开锁,哪知这位锁匠学艺不精,竟然打不开这种锁。折腾一番之后,锁匠建议从隔壁无人租住的房间窗户上翻过去,再从室内开门。房东也表示赞同,正当拿来钥匙准备开门时,一个“头发蓬乱、两眼红肿”的男人将门推开,万万没想到此人却正是徐悲鸿先生。

在支开房东和锁匠之后,蒋碧薇厉声追问丈夫为何做出如此反常之举?徐悲鸿先是以痛苦不堪状沉默不语,问得急了,才支支吾吾的迸出“你们昨天为什么不开门?”这句话来。

原来,当天徐悲鸿外出会友,原本说好12时来常玉处用午饭,哪知计划跟不上变化,他提前回来了。当时是11时许,他在常玉的画室外敲了半天门,却始终无人应答。由于此前蒋碧薇常常出没于各法式舞会颇受欢迎,而常玉又一偏偏风流公子,徐悲鸿脑子一热在他想来,这时二人一定是正关着门温柔浪漫呢!于是,他回到自己的住处,关了门痛苦沉思。

知晓内情后,蒋碧薇气不打一处来,但是,她又不好意思找当事人来对质,夫妻二人一顿大吵,后得解释,仍十分尴尬,之后虽依旧亲密,但似有相隔。她的这段回忆最后写道:“常玉先生怕是至今还蒙在鼓里吧!”

“世界级的绘画大家,中国式的莫迪利阿尼”常玉,于1966年在寓所中因瓦斯中毒不幸去世,一生可谓是大起大落,在艺术上始终追求精神自由,坚持我行我素,生前潦倒,死后荣光。然而,坊间却一直流传着他们这样的绯闻。

【常玉作品欣赏】


常玉初至巴黎时赠与徐悲鸿的彩墨牡丹(这也是他现存最早的一幅签名作品)

常玉作品《聚瑞盈馨》(2014年4月在香港苏富比以7100万港元落槌)

“我的生命中一无所有,我只是一个画家。关于我的作品,我认为毋须赋予任何解释,当观赏我的作品时,应清楚了解我所要表达的……只是一个简单的概念。”——常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扫一扫关注
成都画院微信公众号
获得更多精彩内容